歡迎訪問濰坊廣元拍賣有限公司網站!    [免費注冊]   [登錄

相關資訊

/

NEWS

公司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相關資訊 >> 公司新聞
信札拍賣 為什么越來越火?
日期: 2018-04-22 16:27:12 作者: 點擊:0

曾鞏《局事帖》

信札,在古時有多種名稱,如尺牘、尺書、尺素、筆札、書札……現在常見的叫法就是書信。陸機的《文賦》,就有“函綿邈于尺素,吐滂沛乎寸心”之贊語。最近幾年的拍賣市場上,信札的價格一路“水漲船高”,不斷創下拍賣紀錄。無論是收藏界還是普通藝術愛好者對信札的關注也越來越多,日益濃厚。正在上海博物館舉行的明代吳門手札更是“吸粉”無數。那么,信札為什么在拍賣市場一路走高,“家書依舊抵萬金”的背后有什么原因?針對這些問題,本報記者獨家采訪了相關人士,給出專業解讀。

1

信札拍賣近年風生水起

近些年來,拍賣場上的信札拍賣一浪高過一浪,出現了大量難得一見的名人與藝術家的往來信件,吸引了大量歷史愛好者、研究者、書法愛好者和收藏家們的競相追逐,拍賣場上也不斷創出令人咋舌的“天價”。

1994年,翰海首場拍賣書法專場中有徐悲鴻行書15通信札的冊頁,估價為10-12萬元,最后流拍了。而在2004年,依然在翰海,僅僅3通的徐悲鴻信札便以24.2萬元拍出。

讓很多收藏家真正對信札拍賣關注的事件是在2009年中國嘉德春季拍賣上。13通27頁“陳獨秀等致胡適信札”以150萬元起拍,最后以554.4萬元拍出,被中國人民大學以文物“優先購買權”購藏。

2011年,西泠拍賣在秋拍中推出了郭沫若致日本文求堂的書簡230通,包括信封,1800萬元起拍,最終以2415萬元成交;在北京匡時2012年秋拍中,梁啟超舊藏“南長街54號藏梁氏重要檔案”成交于6709萬元,包括全數成交的146件信札,最終以264.5萬元成交;2014年北京匡時春拍,“呂斯百藏品專場”拍賣中,一批徐悲鴻、傅抱石、吳作人等著名藝術家寫給呂斯百的信札均拍出高價;2015年嘉德春拍“筆墨文章——信札寫本”專場中,陳寅恪《致傅斯年信函》以115萬元成交。

不僅近現代名家的書札如此之貴,古代名家的信札更是“千金難求”。古代流傳下來的各種“帖”,一般也被認為屬于便條、題簽的性質,因此也常包括在信札范圍之內。

中國書法史上第一件流傳有序的法帖墨跡——陸機手書的《平復帖》,便是一紙書信;乾隆三希堂珍藏的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王獻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遠帖》,也是書法大家的三張“便條”。

2000年嘉德公司拍賣的懷素《食魚帖》,是一封56字的短信;2010年嘉德秋拍中以3.08億元成交的王羲之草書《平安帖》,只有41個字,以平均每個字700多萬元成為史上最貴的單個漢字;2016年嘉德春拍中2.08億元成交的曾鞏《局事帖》,為曾鞏存世罕見的墨寶,這都屬于古代信札的范疇。

一直對藝術市場有著長期觀察的年輕收藏家陳濯非表示,其實信札熱已經持續十來年,雖然市場經歷了深度調整,但信札市場仍然堅挺,而且屢屢爆出冷門,說明收藏界開始真正關心學術了。“實際上,收藏名人信札是收藏趨于成熟理性的一個信號。”

2

“一字千金”背后原因何在?

古代把公私往來的書信稱之為尺牘,因多書于近一尺長短的竹、木簡上,故又稱尺簡;又因捆扎封寄,復稱尺札。魏晉以后,紙張逐漸普及,交通日趨便利,特別是宋元以來,人與人之間的書信往來越來越頻繁,內容亦越來越豐富,書札的收藏,已不再局限于書法藝術欣賞,更關注文字內容的史料價值。

魯迅曾說過:“日記或書信,是向來有些讀者的。”這句話對于信札收藏者來說也是如此。古今中外的文體中,書信有著自己獨特的性格:隨意、自然且應用極廣。

信札是一種有溫度的書寫。畫家陳俊宇認為,當代社會進入信息化、數字化,數字產品在生活中無處不在,生活節奏變得非常快。很多事情,一個電話,一封郵件或者短信都能解決,往往我們收到的都是千篇一律的打印體。“信札都是手寫,有著書寫者的誠意與心意,這也是能打動人的地方所在。”

信札的內容廣泛,不僅涉及書寫者生活年代的時事政務,經濟生活,更多的則是親朋好友之間的資訊互通:問起居,報近況,告蹤跡,談家務,以及請托求索,吊唁饋贈,學問探討,德行砥礪……都有具體真實的記載,是極為重要的歷史文獻。對史學、文學、民俗學的研究有不可低估的價值。

在知名收藏家許禮平看來,“書札”的狹義就是指“尺牘”,而尺牘多是真情所流露、心聲所寄。其中會觸幽動隱,是歷史宏觀視角所不及見的。所以讀史者,往往愛從尺牘微言,用之作歷史的補充和解釋。

不少收藏者認為,信札比較容易保存,同時方便把玩,是收藏和歷史文化相關的一件證物。在拍賣公司工作的郭女士告訴記者,名人信札經歷了一個被忽略,之后逐步獲得價值認同和回歸的發展之路。“收藏者們逐漸認識到信札的價值,慢慢從簡單的名人信札收藏過渡到書法藝術收藏和信札內容的收藏,這是收藏鑒賞水平提高的標志。”

3

信札收藏要擦亮眼睛

在拍賣市場的亮眼表現也使得信札收藏越來越深入人心。很多喜歡收藏的市民心里的第一個問號就是:什么類型的信札值得收藏?

陳濯非認為,一般來說,只有名人信札才有市場上的意義。這個名人指向相對寬泛,有文人墨客、書畫藝術家或者政府官員等等,越是影響力大的人,越是在歷史社會多個方面呈現影響力的人,其信札墨跡,就會受到越多的追捧。

在內容方面,如果一通信札記錄了一件重要的歷史事件,或反映了某一特定歷史意義的場合,或者是寫給某一特別的人物,這件作品往往就會受到市場的關注。因為它往往可以佐證某些重要歷史事件或者為這些歷史事件查缺補漏,是史學中重要的一種考證方式或證據。信札拍賣的價格往往直接與其內容相關聯。

與此同時,專家也提醒,信札交易和收藏中須防止侵犯作者的著作權和隱私權。在這方面,曾出現過不少因為信札拍賣而對簿公堂的事情。此外,還需要收藏者擦亮眼睛,懂得分清真品與贗品。

名人信札可以說是一種歷史名人隨心所欲創作的“小品”。小小信札以其文獻價值、藝術價值、欣賞價值、收藏價值等成為收藏界的“新寵”,更讓人從尺素之間窺視歷史風云、人情世態。


 
濰坊拍賣服務網—濰坊廣元拍賣有限公司
地址:山東省濰坊市健康東街7999號怡和第一城星天地9樓    郵編:261205   電話:0536-8561811
本站ICP備案號:魯ICP備09101788號
Copyright ? 2009-2017 濰坊廣元拍賣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底总动员什么鱼
牌九至尊超级版 上跨定下期跨度 欢乐生肖官网 刘军挂机软件可靠吗 内蒙古时时五星图 重庆时时彩V2.3.0 时时彩赚钱 秒速时时官方网站 百变人工计划手机版 网3分pk10的计划 11选5前一盈利技巧 聚享捕鱼app官方下载 港彩资料6码爆庄 pt下降是什么意思 发条娱乐 时时彩论坛